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        

返回首頁
繁體   /  English  /  中山大學

 

系所簡介-歷史沿革

南方社會學據點的開展-高雄中山大學社會系成立始末

 

2006 年到2007 年,中山大學前張宗仁校長在一些學者的諮詢下,

重新組織了中山社會科學院的系所,社會學研究所就是在此契機下而成立。

王宏仁老師在2007 年8月接受張校長的聘請,從南投的暨南國際大學轉到高雄來,

負責籌備社會所的成立事宜。

當時這個新單位,只有王宏仁老師跟通識中心的唐文慧老師一起奮戰,

期盼能在乾燥的泥土中開出花朵來。

很順利地,在2008 年春季班我們聘請了何明修老師進來,

同年度的秋季班也聘入了剛從美國杜克大學畢業的鄭力軒老師,

這幾個的人力剛好足夠應付招收的第一屆碩士班學生(招生12 名)。

 

孤單的獨立社會所何去何從?

 

當時是一個小小的迷你所,只有這四個老師,

因此常常會聚在一起聊天討論所務的發展方向。

當時我們考慮到一個「獨立所」其實很孤單,是否要比照其他的學校,

例如清華社會所,也開設博士班;或者如中山的經濟所,開設碩士班與在職專班;

或者向下紮根開設大學部的學士班。

衡量目前的環境,國內社會學博士班已經逐漸出現「飽和」情況,

學生未來的就業也都是需要考量的因素之一,

加上我們的師資是否足以撐起一個博士班的課程,仍有疑慮,

因此這個可能性就被剔除了。

我們也認真考慮過是否要設立在職專班,

畢竟這是我們宣稱要與在地社會互動的可能方式之一,

也是我們以學術方式介入當地社會事務的利基,

因此與其設立博士班,不如設立在職專班。

 

但是前張校長的政策,並不鼓勵開設在職專班,希望老師們多留在學校做研究,

因此外在的學校結構條件讓我們也不可能往此方向走。

此外,開設在職專班多少會影響老師的授課壓力,不僅要上課也要指導學生,

即使未來可能增聘師資,但仍有教學、研究兩者間拉扯的壓力。

最後則是考慮成立大學部,這是我們大家公認的幾個選項中,最佳的選項,

他具有歷史的、社會的意義。

過去三十年來,幾乎沒有在公立大學中,成立新的社會系

(政大社會系應該是最後一個設立社會系的國立大學,

而這是從舊有的民族社會系組織下產生的),

在培育社會學新生的組織建制上,國內除了中研院社會所外,一直沒有增加

(當然,還有一些相關系所的成立,例如性別研究所)。

此外,就區域發展來看,除了台北地區以外,

只有台中東海大學與嘉義南華大學的社會系在頭前溪之南,

兩者可說是非台北地區的社會學大本營。

假如社會學的基地可以繼續往南,那麼對於南北平衡,學術資源不過度集中大台北地區,

則會有相當大的貢獻。我們也發現到,即使許多社會運動的發生都在南部,

但南部台南、高高屏地區卻沒有完整的社會科學系所,

特別是缺乏社會系,來推動、整合或支援在地的相關社運,

並且培育為南部出聲出力的社會科學學子。

從社會影響力來看的話,顯然設立大學部,培養優秀的大學畢業人才,

是我們紮根在南方的重要取徑之一,光是以畢業的人才數量來看,

也會比碩士班或博士班的影響力大許多。

 

校內組織變化,成為設立大學部社會系的契機

 

但是想歸想,這一切都還在虛無飄渺的空氣中,

目前的公立大學老師員額凍結、經費要校務基金自籌、

連博士後的薪水都被砍成四萬八,想要在公立大學成立社會系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但在2009 年的春季班時,上天的眷顧出現了:

中山大學管理學院所招收「大學部不分系」的50 名學生,他們不想要了,

因為有許多麻煩

(例如哪些系的老師要來教這些大一、二不分科系的學生?大三分流時怎麼辦?)

他們要把學生名額都還給學校。當時四位老師認為機不可失,跑去跟校長說,

社會所願意承擔這些學生名額,成立大學部。

校方也很樂見此結果,因為教育部給學校的經費補助是按照學生人數給的,

而且在少子化的趨勢下,未來教育部給學校學生的員額逐年縮減,

若是還回50個學生員額,將來勢必無法取回。

 

在此契機下,除了我們外,還有政治學研究所也希望成立政治系大學部,

所以最後兩案併陳給校方,最後校方以社會科學院裡面還有一個「政治經濟系」,

擔心成立「政治系」會跟「政經系」無法清楚區隔,

所以在校研發會中優先讓社會系成立。送給教育部審查時,

教育部的政策是:只要學校可以自行調整師資、學生,教育部都沒意見,

也因此很順利就通過教育部那一關。

 

師資、院內組織調整與社會系招生牽扯不清

 

然而困難的還在後頭:校方認為,我們的師資還不足,因此不給予99學年度招生,

而這一點我們也承認,因為即使我們聘了陳美華老師進來,

但是何明修老師也離開了本系所,所以處於只有四個老師的狀態,

要開設大學部的難度很高。

但是當2010年春暖花開時,我們又必須開始認真考量,

是否要在100學年度招生(2011 年秋季班)。

而當時也順利聘請了兩位新血蔡宏政老師跟萬毓澤老師,算來有六位的師資,

如果再加上社科院內其他老師的調整,那麼開設大學部應該可以應付得來。

但是校方還是有疑慮,因為社科院內如何調整並沒有一個

清楚的規劃以及明確的「白紙黑字」,說明哪些老師會來支援,

因此在此申請招生的過程中翻來覆去,一下子OK 了,一下子又被推翻了。

最後在林文程院長的鼎力支持下,我們在校務會議中力求翻案,

當天獲得許多在場不同學院代表的支持,最後才有條件通過100年招生:

六月底前把相關的證明文件給學校,由行政會議上做最後決定。

還好,承蒙院內許多同仁的鼎力協助,說服了校方而通過社會系可以在100 學年度正式招生。

 

社會學界共同紮下的根,開出的果

 

在南方高雄成立社會系,代表台灣社會學界逐漸往南拓展其影響力,這樣的開花結果,

要感謝歷年來社會學界前輩努力,才能讓學校與社會肯定設立社會系的重要性。

2008 年系所評鑑的諸位委員們,強烈建議校方給予師資員額,

讓我們過去幾年可以不斷增聘新人;

蕭新煌教授、陳東升理事長,在兩年過程中的鼎力協助,時時刻刻跟本校楊弘敦校長溝通,

可說是讓校方看見社會系重要性的關鍵人士;校內的林文程院長、鄭英耀主任(前院長),

則是此案子在校內通過的重要推手;社會科學院內願意轉任社會系的同仁

則是讓此案成立的臨門一腳。

當然,三年來極力協助此案的四位老師(唐文慧、何明修、鄭力軒、陳美華),

分擔許多行政工作、撰寫計畫書、規劃未來社會系走向,都功不可沒。

我們知道,挑戰才剛開始,

如何持續讓南方社會學在此基地紮根、茁壯,是我們未來的重責,

我們只能說,「菜脯根咬鹹,是在南方推動社會學研究與發展的不二法門」。